首页 -> 旅游资讯 -> 澳洲 -> 贵州荔波十余年“申遗”背上高额债务

贵州荔波十余年“申遗”背上高额债务

来源:中国经济网

荔波遗产地内的小七孔景区内的拉雅瀑布。

  2007年6月,贵州荔波和云南石林、重庆武隆捆绑成功申报“中国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成为我国第6个世界自然遗产地。为确保申遗成功,吃“财政饭”的荔波县政府因此背上两亿多元高额债务,收支的突出矛盾,使遗产地保护面临困境。

  十余年申遗路保护路艰难

  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锥状喀斯特景观、典型的喀斯特生态系统和生态过程、世界上同纬度现存的最重要的独特的原生喀斯特森林生态系统,这些得天独厚的资源条件,成为荔波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坚实基础。

  从申报世界遗产思路的形成到成功申报世界遗产,荔波经过了12年的艰苦路程。2007年6月27日,在新西兰召开的第31届世界遗产大会表决通过了“中国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项目,荔波、石林、武隆成为中国第34处世界遗产,第6处世界自然遗产。

  荔波遗产地主要包括茂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荔波樟江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中的大、小七孔景区,面积73016公顷,占中国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总面积的50%。

  “12年的艰辛申遗路,成功来之不易,我们应该保护好这片难得的资源。但当地村民需要生存,地方经济需要发展,旅游的不断升温,遗产地的保护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荔波县遗产管理办公室主任陆兴华说。

  陆兴华说,荔波遗产地涉及9个乡镇,7个少数民族,人口约2.58万人,其中核心区9330人,这些村民经济来源少,生活贫困,主要靠传统种养业维持生活。长期以来,一些村民靠砍伐木材维持日常能源需求,为了生存,有的不得不铤而走险盗砍林木。

  陆兴华说,当地经济发展压力对遗产地保护是一个挑战。全县已开发的矿区分布在8个乡镇的矿渣废弃物已达172万吨,不妥善处理会造成对生态的破坏;樟江上游的三都县周覃镇和九阡镇的矿山开发中矿井废水和工矿采场废水直接进入地表或地下水体,造成土壤和水体污染,且这两个镇的水土流失严重,是樟江河悬浮物的主要来源;目前正在建设的独山麻尾镇的工业园区,排放的污水对大、小七孔的生态系统也会造成一定影响;同时基础设施和旅游服务设施的不完善,游客的吃、住、行、游对遗产地的保护也是一个威胁。

  政府背负债务申遗

  “从项目报出、环境整治、考察评估、补充资料、投票表决,是荔波申遗的5个战役。特别是环境整治,县政府自身财政受到影响不说,还要负债投入,付出了巨大代价。沉重的债务远非县财力所能承受。”荔波县县长陈稠彪说。

  荔波县投入了大量资金对县城及保护区进行综合整治和改造:在保护区内退耕还林、还草、还原生态,迁移保护区内居民;撤除保护区内4个梯级发电站,关闭9个高耗能、高污染企业。

  据统计,2006年以来,荔波县直接投入世界自然遗产地申报及整治经费5.47亿元,关闭或撤除煤矿、冶炼和电力等企业年减少税费收入1500万元。

  陈稠彪介绍说,一系列的综合整治,不仅减少了财政收入,还让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当初为了解决遗产地申报及整治所需经费,除省、州、县财政投入、部分施工企业垫付资金外,荔波县政府还通过银行举债筹集。到2008年底,银行贷款1.7亿元,另外尚欠施工单位工程款8000多万元。还有向省财政厅借地方国债转贷资金及银行贷款650万,用于环景区公路建设。

  陈稠彪说:“政府债务包袱十分沉重,防范和化解财政风险任务非常艰巨。”

  贫弱财力难撑“遗产地保护”伞

  围绕改善遗产地保护和管理设施、推进遗产地的科学研究和教育、健全遗产地监测和评估系统、加强遗产地管理队伍建设、实现遗产地有效保护前提下的合理利用的目标,荔波县及贵州省有关部门制定了《荔波世界自然遗产地保护总体规划》,拟从环境质量、生物种类、宣传教育、社区发展、基础设施、信息系统和旅游设施等多方面入手,对遗产地开展全面综合保护工作。

  陆兴华说,根据这一规划,未来10年内荔波还需投入6.3亿多元用于遗产地保护,其中近期(2010年前)投资2.26亿,这些投资主要以政府投入为主。

  荔波县财政局预算股股长何凤均说:“荔波县每年至少需要筹集遗产地保护专项经费4000万元。其中偿还本金及银行利息3300万元,安排遗产地管理机构、关闭企业职工养老、医疗保险、移民生活补贴、退耕还林补偿和公共设施维护等经常性保护经费700万元。”

  而荔波是典型的“吃饭财政”。何凤均以2009年为例给记者算账道:财政一般预算可用财力2.86亿元,其中上级补助1.48亿元,上次结余4166万元,当年一般预算安排支出2.86亿元。

  “县财政每年除保证必须的人员工资、机构运转和项目配套外,没有财力安排遗产地保护、偿还债务、基本建设等其他经费。”何凤均说,随着规范公务员津贴补贴和事业单位绩效工资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县财政今后几年还需增加人员工资性支出约3000万元,收支矛盾将逐年加剧。

  陆兴华说,目前国家还没有设立世界遗产地保护专项资金,遗产地目前的宣传教育、管理人员培训等费用都是国外一些机构捐赠的,没有可持续保障。省财政从2009年到2015年每年预算安排1000万元设立了省级“世界自然遗产地(荔波)保护专项资金”,但与实际需求相差较大。

  荔波县委书记闵路明认为,保护世界遗产,是全人类保护环境事业的一部分,是全球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一环。从国家到省、州、县都应建立各级世界遗产保护专项资金,用于世界遗产的保护。

来源:中国经济网

荔波遗产地内的小七孔景区内的拉雅瀑布。


  2007年6月,贵州荔波和云南石林、重庆武隆捆绑成功申报“中国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成为我国第6个世界自然遗产地。为确保申遗成功,吃“财政饭”的荔波县政府因此背上两亿多元高额债务,收支的突出矛盾,使遗产地保护面临困境。

  十余年申遗路保护路艰难

  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锥状喀斯特景观、典型的喀斯特生态系统和生态过程、世界上同纬度现存的最重要的独特的原生喀斯特森林生态系统,这些得天独厚的资源条件,成为荔波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坚实基础。


  从申报世界遗产思路的形成到成功申报世界遗产,荔波经过了12年的艰苦路程。2007年6月27日,在新西兰召开的第31届世界遗产大会表决通过了“中国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项目,荔波、石林、武隆成为中国第34处世界遗产,第6处世界自然遗产。

  荔波遗产地主要包括茂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荔波樟江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中的大、小七孔景区,面积73016公顷,占中国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总面积的50%。

  “12年的艰辛申遗路,成功来之不易,我们应该保护好这片难得的资源。但当地村民需要生存,地方经济需要发展,旅游的不断升温,遗产地的保护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荔波县遗产管理办公室主任陆兴华说。

  陆兴华说,荔波遗产地涉及9个乡镇,7个少数民族,人口约2.58万人,其中核心区9330人,这些村民经济来源少,生活贫困,主要靠传统种养业维持生活。长期以来,一些村民靠砍伐木材维持日常能源需求,为了生存,有的不得不铤而走险盗砍林木。

  陆兴华说,当地经济发展压力对遗产地保护是一个挑战。全县已开发的矿区分布在8个乡镇的矿渣废弃物已达172万吨,不妥善处理会造成对生态的破坏;樟江上游的三都县周覃镇和九阡镇的矿山开发中矿井废水和工矿采场废水直接进入地表或地下水体,造成土壤和水体污染,且这两个镇的水土流失严重,是樟江河悬浮物的主要来源;目前正在建设的独山麻尾镇的工业园区,排放的污水对大、小七孔的生态系统也会造成一定影响;同时基础设施和旅游服务设施的不完善,游客的吃、住、行、游对遗产地的保护也是一个威胁。

  政府背负债务申遗

  “从项目报出、环境整治、考察评估、补充资料、投票表决,是荔波申遗的5个战役。特别是环境整治,县政府自身财政受到影响不说,还要负债投入,付出了巨大代价。沉重的债务远非县财力所能承受。”荔波县县长陈稠彪说。

  荔波县投入了大量资金对县城及保护区进行综合整治和改造:在保护区内退耕还林、还草、还原生态,迁移保护区内居民;撤除保护区内4个梯级发电站,关闭9个高耗能、高污染企业。

  据统计,2006年以来,荔波县直接投入世界自然遗产地申报及整治经费5.47亿元,关闭或撤除煤矿、冶炼和电力等企业年减少税费收入1500万元。

  陈稠彪介绍说,一系列的综合整治,不仅减少了财政收入,还让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当初为了解决遗产地申报及整治所需经费,除省、州、县财政投入、部分施工企业垫付资金外,荔波县政府还通过银行举债筹集。到2008年底,银行贷款1.7亿元,另外尚欠施工单位工程款8000多万元。还有向省财政厅借地方国债转贷资金及银行贷款650万,用于环景区公路建设。

  陈稠彪说:“政府债务包袱十分沉重,防范和化解财政风险任务非常艰巨。”

  贫弱财力难撑“遗产地保护”伞

  围绕改善遗产地保护和管理设施、推进遗产地的科学研究和教育、健全遗产地监测和评估系统、加强遗产地管理队伍建设、实现遗产地有效保护前提下的合理利用的目标,荔波县及贵州省有关部门制定了《荔波世界自然遗产地保护总体规划》,拟从环境质量、生物种类、宣传教育、社区发展、基础设施、信息系统和旅游设施等多方面入手,对遗产地开展全面综合保护工作。

  陆兴华说,根据这一规划,未来10年内荔波还需投入6.3亿多元用于遗产地保护,其中近期(2010年前)投资2.26亿,这些投资主要以政府投入为主。

  荔波县财政局预算股股长何凤均说:“荔波县每年至少需要筹集遗产地保护专项经费4000万元。其中偿还本金及银行利息3300万元,安排遗产地管理机构、关闭企业职工养老、医疗保险、移民生活补贴、退耕还林补偿和公共设施维护等经常性保护经费700万元。”

  而荔波是典型的“吃饭财政”。何凤均以2009年为例给记者算账道:财政一般预算可用财力2.86亿元,其中上级补助1.48亿元,上次结余4166万元,当年一般预算安排支出2.86亿元。

  “县财政每年除保证必须的人员工资、机构运转和项目配套外,没有财力安排遗产地保护、偿还债务、基本建设等其他经费。”何凤均说,随着规范公务员津贴补贴和事业单位绩效工资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县财政今后几年还需增加人员工资性支出约3000万元,收支矛盾将逐年加剧。

  陆兴华说,目前国家还没有设立世界遗产地保护专项资金,遗产地目前的宣传教育、管理人员培训等费用都是国外一些机构捐赠的,没有可持续保障。省财政从2009年到2015年每年预算安排1000万元设立了省级“世界自然遗产地(荔波)保护专项资金”,但与实际需求相差较大。

  荔波县委书记闵路明认为,保护世界遗产,是全人类保护环境事业的一部分,是全球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一环。从国家到省、州、县都应建立各级世界遗产保护专项资金,用于世界遗产的保护。

主题旅游:元旦旅游春节旅游清明旅游五一旅游端午旅游中秋旅游国庆旅游十一旅游温泉旅游秋天旅游暑假旅游蜜月旅游漂流旅游购物旅游亲子旅游